乔乔网 > 小说 > 主角是秦诗颜夏侯龙的小说-虎贲战神秦诗颜在线阅读

主角是秦诗颜夏侯龙的小说-虎贲战神秦诗颜在线阅读
2020-05-22 20:35:09   

虎贲战神第2章 披麻戴孝,磕头跪祭

一群人昂首阔步而来。

当头一位,气势非凡。

众保安见到来人,吓得慌忙立正致敬,“董事长好!”

“大伯,这人想来集团闹事,我让他们给他点教训。”

沈俊捂着脸,呲牙说道。

来人,正是万福集团董事长沈万福。

“在集团,叫我董事长!”

沈万福冷冷瞥了他一眼,吓得沈俊一个哆嗦,唯诺称是。

随后,他看向了夏侯龙,愣了几秒后,眼神不由得露出了戏谑之色,“你,是秦东阳的义子夏侯龙?”

夏侯龙并没有回答,只是冷冷看着沈万福。

对于眼前这个举手投足,都彰显着上位者优越的沈万福,他从小就认识。

沈万福跟义父,私交很好,两家经常往来。

“看你这样子,是退役回来了?”

“你是想到你义父的集团来找事做?”

“可惜,他死了!为了让他还清巨额债务,我勉强接盘了他的公司。”

“唉,谁叫我这么好心呢!”

喟然长叹,言词当中,似有伤感。

他转过头,对着沈俊说道:“他是秦东阳的义子,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他呢?”

“大,哦,不,董事长,他打了我两耳光,还打落了两颗牙齿。”

沈俊哭丧着脸,张开嘴,给沈万福看被打落牙齿的地方。

沈万福眼睛眯了一下,“哈哈”一笑,对着夏侯龙道:“今天我们集团年会,择日不如撞日,你也一起去喝杯酒吧。”

说完,他不由分说,拉起夏侯龙就往里而去。

沈俊愣了愣,揉了揉脸,气恼地跟在了后面。

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看来这两耳光,是被白抽了。

对自己这个大伯,他可不敢忤逆。

公司年会,员工们个个鲜衣怒马,恣意骄狂,俨然一副上流人士姿态。

夏侯龙淡漠看着这些穿金戴银、自诩人上人之辈,一声不吭。

该死的人,骄奢淫逸。

不该死的人,却被岁月蒙尘。

沈万福直接拉着夏侯龙来到了台上。

“咳咳,”他轻敲话筒,和蔼可亲地说道:“各位同僚,我隆重给大家介绍一下。”

他侧过身,指着夏侯龙,“这位就是制假贩假,窝囊跳楼的大秦生物科技董事长,秦东阳的义子——夏侯龙!”

“哄……”

众人听闻,先是短暂发愣,随后便是哄堂大笑。

他们还以为董事长亲自介绍的,会是什么大人物。

没想到,竟然是死鬼秦东阳的义子。

并且,这家伙穿着一身军装,现在谁还穿呀,一看就是个十足的穷光蛋。

“好!”

沈俊这才反应过来,大伯拉他进来,原来是羞辱他的。这才是打脸的最高境界呀,不禁大声叫好,双手鼓掌。

沈万福看着台下众人的模样,轻蔑地看了眼夏侯龙,暗自得意:“我沈家儿郎,打了是要付出代价的!”

夏侯龙,一脸平静,眼里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。

十年戎马,他的心境,早就被敌血涤荡得宠辱不惊。

但,在沈万福看来。

夏侯龙一言不发,是被眼前的阵势吓得不敢说话,更加肆无忌惮地嘲讽道:

“老子窝囊儿怂包。没想到你从军十年,竟然混得口袋比脸还干净,你也算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了。”

他皮笑肉不笑地瞥了眼夏侯龙,见他仍然一声不吭。

又道:“我这人说话,跟你义父不同,他喜欢造假,而我喜欢直接。不会因此伤害到你,小小的自尊吧?”

“你今天来,是想找份工作是吧?”

“正好,我们公司还差一名洁厕员,你只要当着大家的面,跟秦东阳断绝父子关系,我就让你来上班。因为,不撇清关系,我们不敢收一个制假贩假的义子当员工呀。”

“我温馨提示,我们的洁厕员,月工资六千,还交得有五险一金哦,多少人撞破脑袋,都争不到这个工作呢。”

沈万福说完,含笑看向了夏侯龙。

眼里,除了羞辱,还是羞辱。

“哄……”

众人捧腹大笑,前俯后仰。

“噗……”

刚入喉的红酒,夺口而出。

“嘭嘭……”

沈俊则是拍打起桌子来,这他娘的太解恨了。

“断绝,断绝……”

有人起哄起来。

众人看向夏侯龙的眼里,无不闪烁着幸灾乐祸。

夏侯龙嘴角微微上扬,眯了下眼睛,对着沈万福道:“你,说完了吗!”

沈万福跟夏侯龙对视了一眼,见他脸上不悲不喜,眼里毫无情绪,这完全是被吓傻了的节奏,直接就给他贴上了懦弱的标签。

毁了老子,踩儿子。

这种感觉,真得很好。

“你是不是有点迫不及待了?”

沈万福笑了起来。

夏侯龙拿过话筒,漠然说道:“我今天来,其实就只是想缅怀一下我的义父秦东阳。”

他的语调,低沉而缓慢,透着一种不怒自威的庄严。

大笑之人,全都情不自禁地闭上嘴,看向了他。

“既然大家这么嗨,我让你们更嗨点。”

他微微顿了下,环视一眼众人,声音徒然拔高:

“还有两个月,也就是正月十五,是我义父的祭日。我请在座各位披麻戴孝,为我义父磕头跪祭!”

此语,如擂擂战鼓,震得众人面面相觑,目瞪口呆。

台上的沈万福,也不例外。

“如有忤逆者,我抬棺上门!”

铿锵之音,如金石相击,掷地有声。

“这算不算赤裸裸的恐吓?我好怕呀!”

“哈哈,笑死我了,你以为你是谁。”

愣神反应过来之人,大笑了起来。

“凭你,还抬棺上门,你怕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。”

“鉴定完毕,这人就是猴子派来的逗比!”

夏侯龙的话,完全被当成了搞笑。

似乎,将这年会推向了高潮。

“我先走一步,你们继续嗨!”

夏侯龙不以为然,扔下话筒,往外而去。

“站住!我万福集团,不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能走的!”

沈万福森冷说道,“你倒是提醒了我,你不是要让我们跪祭吗?你今天必须给我们所有人磕头道歉,然后跪行出大楼!”

“傻逼,跪下!”

全场大喊,群情激愤。

气势汹汹,群魔乱舞。

在他们眼里,现在的夏侯龙,俨然玩物。

似乎,谁都可以踩一脚!

无论男女老幼!

热点推荐
今日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