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乔网 > 小说 > 了情缘心有千千结小说全文在线阅读-柳依宫墨轩小说无删减版

了情缘心有千千结小说全文在线阅读-柳依宫墨轩小说无删减版
2020-05-22 19:45:21   

了情缘:心有千千结第20章 妆镜菱花黯6

柳依在迷迷糊糊之间,好像听到有人再说话,好像还有人在轻轻摇动自己。

“小姐,小姐……”耳畔传来带着几分不安的呼唤。

听到是紫汀的声音,柳依很不情愿的缓缓睁开眼睛,朦胧里印入眼帘的是紫汀微皱的小脸。

柳依伸小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然后便是晶亮亮的目光看着她,含糊不清地问着,“可是爹娘进香回来了?”

“小姐不是的,只是刚少爷和小王爷来了,看到小姐的手,便嚷着要去找老爷。”紫汀声音有些急。

柳依心里蓦地一惊,略一沉吟,开口说道:“你没拦着?”

“奴婢去打水了,想给小姐净脸……”紫汀怯怯的回答,她只是离开一会,少爷就跑来了。

柳依秀眉微蹙,冷递了她一眼,语气森然,“那别的丫头呢?”

“……”紫汀张了张嘴,终是没说什么,容月是李嬷嬷的女儿,她自是使唤不动的。

柳依不悦,眼眸开始飘雪,“这帮奴才反了天了!”

纤手一指,怒道,“你,废物!”

紫汀低着头,绞着手指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始终没让它掉下来,她也觉得委屈,自己是小姐的贴身丫环,却连容月都指使不动……

半响,柳依的态度终于软了下来,轻声说道:“紫菱的伤怎么样了?”

“大夫说休息段时间就无碍了。”紫汀眼眸瞬间亮了起来,小姐这是在关心紫菱!

“嗯,让她养好伤再来伺候。”柳依翻身坐了起来。

紫汀快速帮她套上鞋子,细心伺候她净面,眼中多了抹笑意,“奴婢代紫菱谢小姐恩典!”

“嗯……你把院里的人都讲过来,我有话要说。”柳依有些心烦,柳旭尧若是知道今天这事,肯定会限制她的自由,林婉更会让她离太子远远的。那她要跟着太子去青城的事,肯定明面上是行不通的,难不成真要偷溜出去去?想到这,她觉得更奇怪了,林婉为什么不喜她和太子亲近呢,连皇后都一样,古人不都是讲亲上加亲吗?

“是。”紫汀小心退了下去,不一会就领了人过来。

“小姐万福。”众人进屋行了礼,眼观鼻、鼻观心地站在一旁,静静等着柳依发话。

柳依想事情想得入神,没发觉房间里多了几个人。

紫汀上前轻唤了一声,“小姐,人带来了。”

柳依这才醒了神,抬目轻扫了她们一眼,淡淡道:“伺候本小姐是不是委屈你们了?”

“奴婢不敢!”众人瞬间跪下,低垂着眼眸,颤音回道。

“不敢?”柳依挑眉,眼眸微微眯起,荡起一抹危险的涟漪,“容月,你刚干吗去了?”

容月身体顿时一颤,思索了片刻方回道:“奴婢是去针线房领东西了。”

柳依眯起眼睛,一脸森寒:“哦,原来是领东西啊,我还以为你是和弄月叙旧呢?怎么,想去伺候安氏吗?”

容月心中一惊,暗暗吸气,极力保持著镇静,不卑不亢地道:“望小姐明鉴,奴婢是领完东西出来时刚巧碰见弄月姐姐的,她见奴婢手帕绣得精致,就和奴婢说了几句话,奴婢绝没那个心思。”

柳依看着她冷冷的笑,眼中的不屑越来越浓,“你要是坦白承认呢,我还想放你一马,可不想你这么不上道,满嘴胡说八道,那我也没办法。”

容月眼中写满了惊恐,急急辩解道:“奴婢真的没有啊!小姐万莫听信小人的谗言啊!”

柳依嘴角轻扬,眼神倨傲,“谁告诉你,杀人都是需要理由的?”

“不……”容月舌头突然打结,是啊,俯中人谁不知道小姐小小年纪就娇纵任性,蛮横无理,心狠手辣。她那里会怕失了闺誉啊!

只见柳依突然眼眸犀利的盯着容月威严的喊道:“来人,把她给我拖下去乱棍打死!”

几个小厮手脚利落的赌了她的嘴,把人拖了下去。

余下的人脸色苍白,瑟瑟发抖的身体犹如秋风中的落叶。

柳依脸倏地变冷,目光阴沉地看着她们,“不想待在这的人立马收拾东西给我滚蛋!”

“小姐饶命啊……”此刻她们什么心思都没了,只求能活下去。

“小姐……”紫汀有些忐忑不安的唤了声,李嬷嬷是安夫人的亲信,会不会不太好啊。

柳依狠狠瞪了她一眼,连几个下属都管不好,干脆死了算了!

紫汀脸色一白,垂下头讪讪地退到一旁,不敢再强出头。

柳依懒懒看着仍在不停磕头的几个人,“既然你们这么爱我,那就留下吧。”接着目光一闪,正色道:“以后这院里的人你看着点,还有不安分的,横竖你随便弄,死了算她倒霉!”

紫汀身体一怔,不敢置信地看向柳依,这……这是说她可了行生杀大权么?可这不不合规矩啊?!

“行了,都给我滚下去!”

“谢小姐!”众人千恩万谢的瞌了头,忙不跌地退了下去。

喝了好几杯茶,柳依仍是余怒未消,压了压怒气,吩咐道:“去拿把剪刀过来。”

紫汀从愣怔中回过神来,起身从绣框里找出剪刀递给柳依。

柳依拿了剪刀就往手臂上剪去,奈何人小力微,颇为无奈。

“小姐,你做什么!”紫汀一惊,一把抢过柳依手上的剪刀,藏在身后,一脸警惕地盯着柳依。

柳依惊讶的抬起头来,看到紫汀一脸戒备的模样,不由好笑,不就剪个纱布,至于这样吗?

柳依佯装不悦地皱了皱眉头,狠狠地瞪了紫汀一眼提醒她不要太放肆,主子无论做什么,她也没有拦的这个资格,“你居然连本小姐的东西都敢抢!”

“身为奴婢,主子的命令是天,安全更甚!”紫汀跪了下来,神情倔强,落地有声!

“如果不懂主子的心中所想,乱表忠心,那就是愚忠!”柳依瞬间冷笑,语气颇为不屑,“以为这样就能保命?呵,你会不会太搞笑!”

紫汀挎下脸,神情落漠,低低地喊了声,“小姐……”

柳依眉眼冲着紫汀轻轻一弯,嗤笑一声,“以后记得长点记性,好了,帮我把这纱布剪开。”

紫汀重重地瞌了个头,沉声道:“奴婢定当不辜负小姐的厚望!”

柳依微点了点头,嘴角勾起浅浅地笑纹,她知道她在努力,可是太慢了,现在连底下的丫头都驯服不了,未免太窝囊!

眼神一落到手上绑得结实的手臂,怒气又气,忿忿地低咒,“宫墨轩,你个神经病,没事找事,乱折腾什么……”

紫汀低眉顺眼的上前,听着柳依的低声咒骂,拿剪刀的手不由抖了一下,眼睛向上挑了一下,却是不敢抬头,小姐怎么越来越大胆,这太子也是能骂的?

热点推荐
今日点击排行